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地球最南端的城市


我们围着方形的餐桌,用不锈钢勺子搅拌羼有牛奶和糖块的咖啡,把果酱和黄油抹在面包块上,享用着山毛榉旅馆提供的免费早餐。在这里住了几大,早餐几乎是一模一样,我开始怀念家里的油条豆浆了。

这天,我却有点心不在焉,目光时不时地瞟着餐厅的大玻璃窗外。那里,著名的比格尔水道倒映着火地岛巍巍雪峰的倩影,酷似一幅西洋油画,宁静极了,美丽极了,使人百看不厌。天气很晴朗,绚丽的霞光在对面银光耀眼的峰巅抹上淡淡的玫瑰色,好似少女脸上的红晕。

谁也没有开口,大家都在默默用餐,但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都在默默地期待着一个重大时刻的到来。

几天之前,我们乘坐阿根廷航空公司的班机,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往乌斯怀亚,这是南美洲大陆最南端火地岛上一个风光秀丽的海港,据称是地球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的海滨码头附近,有个很小的城市博物馆,名称便是“世界的末端博物馆”。世界的末端,和汉语里的“无涯海角”完全是一个意思,我们这回确实是来到天涯海角了。

乌斯怀亚是倚着比格尔水道发展起来的港口,四面环山,市中心起初是从海滨的码头逐渐向外扩展起来的。只是它的海滨狭窄,没有多少发展余地。城区背后高耸的勒马尔歇峰,白雪皑皑,倾斜的山坡一直延伸到距海滨不远的地方,因此乌斯怀亚的街道房屋只好筑在山坡上,几条纵贯全城的街与海岸平行,并且逐级抬升。最繁华的一条主要街道是圣马丁大街。圣马丁将军是南美西班牙殖民地独立战争领袖阿根廷的民族英雄,在阿根廷,许多城市都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广场和街道。但是乌斯怀亚的圣马丁大街,从西头走到东头仅仅需要半个小时,大街只有10米宽,两旁是一家挨着一家的超级市场饭馆酒吧电影院和商品琳琅满目的店铺。由于位置偏僻,交通不便,这里物价比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要贵得多,尤其是水果蔬菜。但是乌斯怀亚也有便宜货:香烟和小汽车。各种仿造外国名牌的阿根廷烟,一美元可以买上一条,一辆小卧车只要几百美元——据火地岛地区政府经济部长丹尼尔·伊利巴内介绍,火地岛是全国惟一不向国家纳税的地区,进口工业原料也不必交纳进口税。他们采取这些特殊政策,目的是鼓励人们到这里定居,经营企业,吸收外资,以繁荣本地经济。在阿根廷,火地岛在人们的心目中还是一个落后的边远省份。这里的房屋多是一层,两层楼都不多,房顶多用锌皮覆盖,涂上五颜六色的油漆。1984年是乌斯怀亚建城100周年,近几年,人口剧增,老城西边的山坡上陆续盖起大片新住宅,这个仅有18,000人口的小城,比起100年前已是初具规模了。

这里的景色很容易使人联想起号称世界公园的瑞士。比格尔水道像个波平如镜的湖泊——当然是天气晴好无风无浪的时候,它悠闲地躺在群山的怀抱中,那样宁静,那样安详。戴着银色雪冠的峰峦和黛青色的山坡,在蓝天和海水的映衬下,巍峨壮观圣洁清纯,如一幅鬼斧神工的玉雕作品。从码头上乘游艇,可以一直驰向海湾深处,那里有岩石裸露的海豹岛和鸟岛,成群的皮毛黝黑棕黄的海豹挤成一团,躺在阳光下睡懒觉。鸟岛有好几个,孤悬海中,是禽鸟的王国。游艇过去,群鸟惊飞,聒噪不已,好像是抗议人们惊扰了它们的安宁。不论是远山还是近岭,即使是盛夏,仍然不肯摘掉头上的银冠。乌斯怀亚所在的火地岛上起伏的群山,按它的谱系属于安底斯山的余脉,这纵贯南美大陆的山脉崚嶒险峻,线条粗犷,棱角分明,有一种朴实无华含有力度的原始美。从乌斯怀亚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眺望东北方耸立的巍巍雪峰,那就是海拔1370米的奥利维亚峰。与它毗邻的五兄弟峰,五座山峰比肩而立,宛如排成一排个头一个比一个高的五兄弟,在地貌学上,这都是冰川切割形成的角峰。

雪峰峻岭,绵延不绝,海湾波光岚影,变幻无穷,景色之美令人倾倒。而且,地处南美大陆最南端的火地岛,树木还非常繁茂。雪岭冰峰下的山坡,南美山毛榉和野樱桃构成的寒带森林郁郁葱葱。我们沿着一条盘山的砂石公路,驱车半个小时,参观了火地岛国家公园,这是阿根廷最南端的一个自然保护区,占地630平方千米,公园里有雪峰,有海湾,有山间湖泊,更多的还是漫山遍野的森林。那些陶醉在大自然怀抱中的旅游者在林中空地搭起帐篷,围着着篝火野炊。公园里还建有旅馆饭店和酒吧,甚至还有一座小教堂。旅游者有的在森林公园里一呆就是个把星期,尽情地欣赏大自然的风光,真叫人羡慕不已。

在没有长树的山坡,披上绿毯似的牧草,这是当地绝好的牧场。早期的火地岛和罗土道伊岛是囚徒服刑的流放之地,甚至到了本世纪初,这里的主要经济活动仍是砍伐森林和养羊,大片森林遭到掠夺式的采伐,直到1960年森林公园正式开放,这种现象才告结束。但是,我们在乌斯怀亚附近的山岭,仍然可以见到大片被毁的林地,那满山的树桩和倒卧在地的硕大的朽木令人不胜惋惜。

乌斯怀亚人很喜欢侍弄花草,别致小巧的房舍前后,围着木头栅栏,绿草如茵的草坪,随意种上几丛花卉,飞红溢紫,倒也别有情趣。这里有一种很好看的花,当地人叫“努必诺”,轮形叶片,当中抽出一支宝塔形的花穗,颜色有玫瑰红深紫鹅黄等。山坡道旁的草地上遍长着一簇簇蒲公英,伞形的小白花球,随风散落。我们在地球的另一边,远离祖国几万千米的天涯海角,陡然见到这童年时代就挺熟悉的小花,不禁涌起一缕淡淡的旅愁……

我们下榻的旅馆,有个怪有意思的名字——山毛榉旅馆。在乌斯怀亚,它算是比较高级的旅馆了。这是个长方形的二层建筑,石头砌垒而成,很坚固,颇似城堡。门厅一侧,连着圆形的餐厅,餐厅当中是石砌的大壁炉。餐桌周围的坐椅也挺别致,坐垫靠背都是牛皮。阿根廷盛产牛肉牛皮,著名的潘帕斯草原孕育了阿根廷的“牛皮文明”,可见畜牧业在阿根廷经济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所以山毛律旅馆特地置办了这种富有民族特色的皮椅。

山毛榉旅馆坐落在城区西端的山坡上。坐小汽车沿着柏油公路盘旋而上,到了旅馆门前往往产生错觉,似乎它不是筑在山坡上。旅馆门外地势平坦,有开阔的停车坪和点缀花木的绿地,只有过了公路,山势开始陡峻,那里屹立着覆盖冰雪的峰峦,可以一直通向冬季的滑雪场。不过,绕过旅馆,走到它的背面,山坡从这里很陡地降下去,长满稠密的树林或是绿色的草坡,下面是个儿童游乐场,沙地上架设了滑梯,安放了铁锚和鲸鱼巨大的骨架,每天都可以见到许多可爱的儿童在那里玩耍。

居高临下的位置,四面镶嵌玻璃的餐厅,使我们坐在餐桌上也可以尽情欣赏火地岛迷人的景致。有时,你简直会以为那秀丽如画的山光水色,如同一幅幅油画镶嵌在餐厅四壁,令人目眩神驰。

当我们离开祖国时,北半球已是万木萧疏山寒水瘦的隆冬,这里却是一年的黄金季节——盛夏,人们纷纷到这里来旅游。和我们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同机到达的旅客里,有美国日本的旅游团,他们被火地岛静穆的山林冰峰所吸引,不远千里而来,有的还从这里出发,前往南极的冰雪世界。到南极旅游,在西方已成为一种时尚,飞机上遇到一些美国旅客,多是老头老太太,他们便是到南极旅行的。对于整个美洲大陆,再没有比乌斯怀亚距离南极更近的城市了。

不过,这天清晨,窗外的火地岛的黎明风景,已经不能引起我们的兴致了。我的旅伴中,《人民日报》驻阿根廷记者管彦忠新华社驻阿根廷记者童勤利,还有我驻阿使馆的外交官张治亚,是专程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赶来的。而我们一行4人——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高钦泉翻译高正月张福刚和我,则是转了整整半个地球,经纽约圣地亚哥布宜诺斯艾利斯,最后到了乌斯怀亚。按照预定计划,我们在地球最南端迎候我国南极考察船队的到来。

用完早餐,仍然不见船队的影子,我们又回到各自的房间。不多一会,走廊里传来急促的喊声和脚步声:

“快,快走,船已经到了……”

我们闻声立即跑了出来,在旅馆门外叫了辆出租汽车。

“码头,直接到码头!”

大家的心情都很激动,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一个月前,我在上海黄浦江畔送别他们的时候,我曾向船上的记者同行说,我将在地球的另一边欢迎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实现我的诺言的时候。置身于异国的土地,想到即将和战友们重逢,心中顿时生起一种复杂的情感,这种情感在国内是无法体验的。

乌斯怀亚的码头像一个长长的栈桥伸向海湾,这时已经停放了几辆军用吉普和黑色小卧车。火地岛军政当局的首脑比我们来得更早,他们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在码头的泊位旁边,身穿蓝色海军呢制服的乌斯怀亚海军基地的仪仗队,精神抖擞,排成整齐的队列,准备迎接中国的南极健儿。阳光照耀着他们携带的铜管乐器,发出闪闪的光泽,人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注视着前方。

嘹亮的军乐在海湾里响了起来,仪仗队奏起了欢快的迎宾曲。我拼命地朝船上挥手致意,同时睁大眼睛极力想辨认出熟悉的面孔。

热情的问候,喜悦的泪花,每个人都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我拿起相机,在码头上飞快地跑来跑去,竭力多抢拍一些镜头。我知道,这些镜头是异常宝贵的。

船上的无线电已经关闭,不能发稿了。我飞快地跑向圣马丁大街,那里有一家邮电局。

词典搜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词典搜网(cidianso.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词典搜网 cidianso.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6954号-17